欢迎进入深圳怀孕的美妙世界!
品牌故事| 联系我们 |关注我们
我国部分公司提供怀孕服务产生伦理争议
时间:2017-07-23  编辑:dede58.com

深圳新闻网讯 香港有立法会议员建议,内地对怀孕产子的需求庞大,香港应容许商业“代母”在香港经营,打造“代母港”。

中国内地有不少“黑代母公司”暗中提供产子服务

香港热议“怀孕生子”

香港第二大富豪、地产商恒基兆业集团创办人李兆基,多年来一直以没有男孙为憾。日前,李兆基长子李家杰为圆父亲心愿,特地在美国找人怀孕诞下了三名男婴,一时成为全港热话。

然而,这种怀孕的做法,也在香港社会引起了一场争议。

富豪重金求孙

“谢谢你们关心,我很快就会公布消息!”2010年10月初,香港恒基地产创办人李兆基突然变成“李四万”,见人就眉开眼笑。原来,早在一个多月前,香港上层社会已开始流传李家添丁的消息,不少富豪朋友纷纷恭贺他终于抱得男孙,而李兆基也一一欣然答谢,还表示稍后会设宴庆祝。

不过,引起众人议论纷纷的是,李兆基这次一下子有了三个男孙,不是已结婚的次子李家诚生子,而是未婚的长子李家杰。

恒基地产副主席李家杰今年47岁,是全港著名超级“钻石王老五”。据了解,一向孝顺的李家杰见年事已高的父亲一直想有男孙,决定去美国找人怀孕,用高科技手段一次诞下三名男婴。

李家杰虽然未公开提及怀孕的细节,但据可靠消息透露,此次提供卵子的精英怀孕妈妈经过精挑细选:她来自中国内地,出生于高干家庭,资质聪颖、体格强健,与李家杰可谓“天作之合”。

由于医生多数会摆放多于一粒的胚胎于母体中以确保成孕,李家杰这次索性选择一次生三个,深圳怀孕,还指定要男婴,以卸除延续香火的压力。

李兆基喜抱三胞孙的消息曝光后,在香港社会掀起一股讨论怀孕产子的热潮。

据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数字显示,现在香港每六对夫妇中,就有一对面临不孕问题,人数有逐年递增趋势。于是,怀孕产子在现今香港社会已愈见普遍,很多当地名人也坦然承认,希望透过怀孕妈妈的帮助,达成延续下一代的心愿。而最为人知的例子,是前立法会议员陆恭蕙。

49岁的陆恭蕙曾于1992年~2000年担任香港立法会议员。由于陆恭蕙无法生育,她在2005年与外籍男友何力勤借助一名华裔女性捐出的卵子,与何的精子体外受精,然后聘请一个白人怀孕者在美国产下女儿。

陆恭蕙后来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忆述,深圳怀孕产子公司,她第一次听到“怀孕产子”这件事,便开始去找资料,结果发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在这方面最先进。

“加州在怀孕方面的法例和手续发展完善,法律保护父母及怀孕者各方面的利益。从前的怀孕妈妈因为同时是卵子的拥有人,在产子后未必愿意交出小孩。但现在,怀孕者未必是捐卵者,与孩子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,而且事前大家都签了合约,领取了法庭文件,可以避免日后出现争拗。”因此,她和何力勤决定到加州圆梦。目前,陆恭蕙的女儿已经五岁。

大陆怀孕一条龙服务

近年来,中国大陆也有不少“黑代母公司”,暗中提供“一条龙”产子服务。其中的“香火怀孕网”就颇具规模。

在该公司的网页上明码实价公布出各项收费,其中试管包生男婴的怀孕套餐价为60万元人民币,若三次怀孕失败,还承诺退款八成;而最便宜的人工体外受孕套餐,也索价20万,但不能选择婴儿性别。

曾有香港杂志的记者扮成顾客到这家母公司调查。该名记者形容,他刚一坐下,业务代理张小姐便不停向他推销超值套餐,吹嘘要产男或产女,要双胞、三胞或甚至龙凤胎等,怀孕公司都可以做得到。

至于怀孕者所生婴孩的身份问题,该公司也有各种途径去解决,其中包括直接到香港医院待产,届时婴孩一出世便可正式拿到香港的出世证明,这比在大陆办出生证明更简单,也不受超生法例限制。张小姐透露,港人一般都会安排怀孕者到香港产子,而内地顾客则一半选择到香港生,另一半在内地待产。

怀孕公司员工还介绍说,到香港产子好处多,“全程只花多六七万住院费。虽然出生证明母亲栏目是写代母名字,但父亲一栏可以随便写。而且代母事前会签好一份协议书,说好放弃与婴孩的关系,加上可以验DNA证明谁是真正的父母,所以问题不大。”她强调,一来日后怀孕妈妈不知去哪里找寻孩子,二来到大陆找怀孕者的客人都属“经济型”,不会有太多遗产等问题,深圳怀孕公司哪家好,所以不用太担心日后会有纠纷。

怀孕的伦理争议

不过,有媒体质疑,此举可能涉嫌触犯香港的刑事法例,2000年底香港通过《人类生殖科技条例》,不鼓励市民寻找怀孕妈妈,如果要找也必须经委托夫妇及怀孕者三方同意,并经过至少两名医生辅导。其中也不能涉及商业利益,否则三方面都有可能须要负法律责任。一经定罪,最高罚款10万港元及监禁两年。

不过,为李家杰代言的恒基公关虽没有否认“买卵借肚”之说,但由始至终也没有亲口说过三人是由怀孕者所生。李家杰更以个人身份向传媒发出一封声明,希望外界留一点私人空间给三胞胎,对谁是母亲只字不提。

但仅凭一封公开信无法平息风波。香港立法会议员林健锋建议,由于内地对怀孕产子的需求庞大,香港可以将这种服务“发扬光大”,修改法例容许商业代母在香港经营,打造香港成为“代母港”。

此言论引起一片哗然。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导师蔡子强表示,找代母为家族继后香灯,不单双方争夺婴儿僵持不下是问题,深圳怀孕公司,如果双方争相舍弃婴儿,所造成的伤害可能更大。他举了一个真实例子:

1983年,美国的马勒可夫先生及太太以1万美元为代价, 委托史迪华太太作为代母,诞下小男孩,但婴儿旋即被发现受到细菌严重感染,可能导致失明、失聪及弱智。孩子顿时成了双方互相推诿的皮球。最后,马勒可夫夫妇以离异收场;怀孕一方原本想赚一笔钱,结果不单钱拿不到,还要为自己的家庭添上额外的包袱。

蔡子强说,这个案例,或许可以给那些急于要求放宽代母合法化的支持者来一记警钟。

香港《明报》发表社评文章指出,按香港法例规定,李家杰不可能成为三胞胎的父亲,但是三胞胎生在美国,香港法例管不到。港政在法例和现实面前,角色显得有些奇怪。